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二月春风的博客

阳春烟景 大块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8年10月31日  

2008-10-31 21:27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本文系转载:中国大学语文的“紧急状态”

中国的大学语文正处于一种“紧急状态”。我所指的“紧急状态”并不仅仅是——像11月1日《中国青年报》的一篇报道所透露的那样——“大学语文”教育已经被严重地“边缘化”,而相关课程的教师倍感挫折和失落。我们都知道,每个教师都可能对自己的专业有过度的偏爱,因而可能夸大设立相关课程的必要性。如果中国语文重要,那么历史不重要吗?哲学不重要吗?国际政治不重要吗?甚至,天体物理学不重要吗(否则,我们怎么能理解“神州6号”)?如果所有这些学科都开出公共必修课,那么学生将不堪负重。所以,我同意课程设置必须有所取舍,甚至有所牺牲。

   但是,我们可以牺牲中国语文课吗?我认为不能。相反,我建议在中国的每一所大学,“中国语文”应该成为(所有专业)大学生的必修课。在这里,我所诉诸的并不是“弘扬中国传统文化”或者“培育人文精神”等等深刻而久远的理由,虽然我部分地支持这些议论,但我们暂且把这些事关千秋大业的理由搁置一面。在这个据说是实用主义、功利主义甚嚣尘上的时代,我诉诸一个最为“实用”、最为“切近”的理由,那就是,我们大学生的写作处于一种令人羞耻的“紧急状态”。

 教书之初,曾听到不少同事抱怨“现在的大学生不会写文章”,我并不以为然。在以后的两年里,我阅读过学生各种文体的写作,最多的当然是读书报告和论文。个人的感受是从惊讶、到焦虑、直至麻木。我读到的绝大部分“文本”完全出于同一种的模式——那种刻板、八股到令人窒息的千篇一律的模式。我无法根据学生的文字记住他们的名字,因为那些文字仿佛都是出自同一个匿名者。后来我明白,这其实是一种流行的“写作技法”,或者更确切地说,是一种“障眼法”,它可以“便利地”将那些似是而非、人云亦云的观点假扮成“自己的观点”表达出来,而且表达得煞有介事,像一篇雄文。这种写作已经成为当下大学生作业的“通用模板”。对于任何严肃对待文字的人来说,这是对写作和诚实的双重背叛,这是一种耻辱,这就是我所说的“紧急状态”。

   如果一个教师认真追究下去,打破那种“障眼法”的保护,会发现仍然有一些同学的确有自己的想法或者观点,但他们实在无力表达。写作对于大多数学生是如此艰难,近乎恐惧,以至于他们宁愿放弃自己的真实想法,而去借助那种“模板”来行文措词。如果你“逼迫”同学真实表达自己,那么只有一部分学生勉强可以做到清晰,更少的人能写出具有“说服力”的文章。而兼具文采、意蕴和个性风格的优秀文字是极为罕见的。是的,个别写作天才永远存在,他们在任何课程体制下都会存活,但这样的“个别”特例并不能抵消总体性的危机。

  最为鲜活的、反应学生性情的文字出现在网络论坛的“帖子”和手机短信之中,以谐谑反讽的风格而见长。的确,这也是一种写作能力,但这并不是我们语文教育的成功,而是周星驰的胜利,是“大话文体”的凯旋。虽然我也时常由衷地被同学创造的各种“大话”所感染,但我们都知道,一个社会,一种文明,仅有“大话”是近乎荒诞的

  因此,我不同意北京大学温儒敏教授的一个观点:因为文学的边缘化是正常的,所以“不必要再让语文教育成为大学教育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部分”。的确,我们的时代可以(无奈地)牺牲文学,但我们不能牺牲“中国语文”。因为,在我的理解中,“语文教育”本质上不是为了培养小说家和诗人,而是经由“文学”把握汉语的阅读和写作。我相信,这是仅仅依靠所谓“应用写作”课程无法抵达的目标。

 

  今天的社会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毕业之后选择了“专业不对口”的工作。在这个大趋势下,还有什么课程是必修的呢?母语的写作表达——清晰的表达、真诚的、有说服力的表达、甚至生动的、有感染力的表达——对于胜任任何行业的工作,对于有意义的社会生活本身不都是必须的吗?所以,美国几乎所有的大学都将“语文课”(英语)指定为所有本科生的必修课。中国的大学教育如何“与国际接轨”?在语言方面,难道不是应该像其他国家一样高度重视自己的母语(汉语)教育吗?难道把别人的母语(比如英语)视若自己的母语来对待才称得上是“国际接轨”吗?不,我认为这是荒诞的错位,应该叫(套用我曾杜撰的一个短语)“国际接鬼”。

 

  即使我们承认,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,英语对中国人极为重要,即使我们同意,可以要求一个学生从小学开始直到研究生阶段都必修英语课,那么“中国语文”应该被放在什么位置?反而可以被置于一个可有可无的“选修”地位、甚至被进一步边缘化吗?如果硬要说“语文教育”只是中学阶段的任务,而大学教育的课程不应该承受中学“应试教育”遗留的负担(这似乎是温儒敏教授的另一个观点),那么同样的理由完全可以用来废除大学的英语必修课,废除其它所有仅仅训练记忆力或者考验耐心的公共必修课。

 

  那么,是谁、根据什么标准取消大学语文的必修课位置,我们难道不应该要求一个理由吗?

 

  (本文的删节版曾刊登于《新京报》,2005-11-2)

声明本文系转载http://www.cc.org.cn/newcc/browwenzhang.php?articleid=5252 

 阅读次数:3091 【本文为《世纪中国》网上首发,感谢作者惠稿。】  发布日期:2005-11-02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